OPENTIX編輯臺

一對一共享流動的回憶  弗蘭塞斯克.薩雷維拉《拾憶》

一對一共享流動的回憶 弗蘭塞斯克.薩雷維拉《拾憶》

【 TIFA 2022線上特輯 】專題 |OPENTIX編輯臺 2022年3.4月

兼具建築師與舞台設計的身分,創作者薩雷維拉擅長以現地裝置與現場表演與觀眾互動,進一步創造沉浸感受。他將於2022TIFA推出線上互動作品《拾憶》,透過通訊軟體與台灣觀眾交流,召喚回憶並轉化共創;同時他也規劃了《記憶劇場》現地裝置,將展出《拾憶》演出期間所收集到的一些故事。

文字/黃馨儀

圖片提供/國家兩廳院

作為「線上劇場」,《拾憶》(Recall)沒有炫目的影像設計、科技感的畫面裝置,倒是有滿滿的居家手工感。創作者弗蘭塞斯克.薩雷維拉(Francesc Serra Vila)以其建築出身的跨界背景,藉由線上會議軟體打造一對一的私密記憶之盒,回應著2020年歐洲因疫情而孤絕的居家生活。

限地創作、沉浸現場的劇場建築師

兼具建築師與舞台設計的身分,薩雷維拉擅長以現地裝置與現場表演與觀眾互動,進一步創造沉浸感受。他多方探索物件、材質、結構、時間與物體運動等方式,希望能以裝置或互動媒材將自己與觀眾的身體經驗具象化,並表達分享感受。對他而言,當作品營造的交流成立,無論是表演者、參與者或是周圍環境,都能夠重新意識自身所處的結構狀態,進而達成不同的改變。

以作品反映現代的暫時性,進而提高對當下的認識,薩雷維拉邀請參與者共同思索我們所處的位置與自我認同。《拾憶》也是這樣的一個作品,並且親密、輕巧、簡短,卻沁心深刻。

召喚與連結動態的記憶

受2020年伯明罕歐洲藝術節(Birmingham European Festival)的委託製作,後因疫情影響轉為線上 #BEatHome Festival,《拾憶》這場演出通過通訊軟體Zoom進行,參與者僅需透過電腦鏡頭和麥克風,即能與藝術家互動、召喚回憶與轉化共創。

過去我們常以倉庫比喻記憶的儲存運作:訊息可以放入空間,需要用時再提取拿出。然而愈來愈多研究發現,記憶是動態的,其運作的過程更為複雜。當我們形成記憶時,實已融入個人性的解釋,並受到記憶當下的情境影響;提取記憶時,也會需要標誌性的線索,才能再將資訊重新組合。因此人的記憶實非「客觀」,也因為記憶是動態的,所以我們也會遺忘、錯記,或是對於特定事務難以忘懷。變動的記憶,似乎也見證著人的不完美與人的情感,並因著這動態性,而能與他人的記憶共振、連結。

在疫情的隔絕下,薩雷維拉仍堅持其作品與觀眾當有的交流,並探索藝術能有的實踐力,並探索藝術實踐的活力。在身體被限制的狀態下,薩雷維拉由大腦著手,以記憶連結被迫疏離的生命情境。《拾憶》的場景設計反映了大腦的工作方式及記憶的運行。在這個一對一的表演中,每個參與者都被邀請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他們的反應觸發了表演行為,並將其與他人的反應聯繫起來。

置身公共空間,以作品擁抱社會

「如同一個溫暖的擁抱。」一個觀眾在演後如此形容《拾憶》。在短短的15分鐘內,因著回憶,思想與情感又再次自由。當自身記憶被表演者有意識地重組延伸,也以一種療癒的方式,展望了前往未來的道路。在對參與個人的情感意義外,演出參與者也在此之中成為新冠疫情期間的見證者,協同創作者薩雷維拉以他專注的藝術表現,撿拾隔絕下的日常碎片,提供未來社會參考回溯。

繼線上遠端創造親密連結的《拾憶》之後,進一步以記憶為載體,連結虛擬與實體,薩雷維拉在解封後希望開展更多可親的公共空間的創作。尤其關注社交孤立與寂寞高風險者,讓他於2021年發展作品《LET’S GO OUT FOR A WALK?》(筆者暫譯:一起出去走走?)收集安養中心長者的故事,依口述製作專屬的城市記憶地圖箱,邊視訊邊共同在巷弄間散步。而2022年TIFA也委託其進行《記憶劇場》現地裝置,展出《拾憶》演出期間所收集到的一些故事。

未盡的新冠疫情持續影響與改變著人類社會,而對薩雷維拉而言,封城經驗除了提升其多媒材的創作能力,他也將對後疫情社會更加關注,並持續以他的創作,與人交流、與社會對話。

2022TIFA 弗蘭塞斯克.薩雷維拉《拾憶》(線上互動)

2022/3/8~2022/3/13 線上觀賞

立即前往購票 (即將完售)

疫情阻斷了我們原有行程,留下諸多空白,今日的我定格於昨日、又抄襲前日,如斯反覆循環,陷落孤獨的等待之中。然而「記憶」不然,大腦總會狡猾地竊取細碎景物,重組成我們「以為本該如此」的現實。在15分鐘的一對一線上展演中,觀眾需回應簡單的提問,與創作者共同玩轉真實的意義,揭發記憶的詭計。「記憶到底可不可靠?」「什麼才是我們的真實?」重拾破碎之鏡,匯流記憶之盒,經由藝術家重組拼貼相互影響,彷彿照見一張全新的臉,裝進一段重組的印象。

更多《 TIFA 2022線上特輯》線上專題

讓舞者舞動空間 向碧娜.鮑許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