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TIX專欄

20,704|郭文泰專欄

20,704|郭文泰專欄


挑戰邊界》專欄|OPENTIX 2024年2月

我不是每天都追蹤我的步數,但我習慣看到的範圍在6,000至8,000步之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已經習慣了這個範圍,好像這些是我身體的限制。如果我能在一天內走20,704步,為什麼我不常這樣做呢?

文字 / 郭文泰


事情如果沒有脈絡,就沒有意義。在雜貨店裡的康寶濃湯罐頭只是個罐頭,但是在古根漢美術館裡的康寶濃湯罐頭,再配上安迪.沃荷簽名,就有了非凡的意義跟價值。


數字也是如此。對10進位法來說,20,704顯然是個非常大的數字。但如果你把它跟地球到月球的距離(如果你想知道的話,答案是38,440,000,000公分)相比,20,704就顯得不怎麼樣。


鼓勵自己與自己競爭的數字


所以,要了解為什麼我寫了一篇名為20,704的文章,就得知道我在哪裡看到這個數字。根據我iPhone上的Health app顯示,這是我在1月24日行走的步數。對,那些參加馬拉松的人來說,這個數字可能不是那麼引人注目(完成馬拉松需要55,000至63,000步,取決於你的步幅),但對像我這樣大部分時間坐在星巴克打電腦的人來說,這個數字是頗讓人驚訝的。


1月24日,我沒有參加什麼了不起的鐵人三項比賽。我只是跟劇團的夥伴拆掉我們VR新作的舞台布景:拆除牆壁、把木板運進貨梯裡、掃地清潔等等。那天晚上,我只知道我很累,如果沒有我的Health程式,我不會知道我比去年平均每天步行的步數多了13,000步。


當我思考20,704這個數字時,我被我們如何習慣這些監測和量化生活的應用程式的氾濫程度所震撼。我們的手機告訴我們一切,從每天走多少步到我們在設備上花多少小時,甚至是我們的心率這麼私密的事情。日常生活的數據分析既令人興奮又令人不安。擁有參照點,讓我們留意可能被忽視的變化是重要的。但另一方面,這些數字鼓勵我們跟自己競爭,強迫我們的生活變成整齊的圖表和圖形。


我們都有很大的潛力


雖然我可能對我的生活被量化感到抗拒,但我也欣賞這個app突顯異常的方式。我不是每天都追蹤我的步數,但我習慣看到的範圍在6,000至8,000步之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已經習慣了這個範圍,好像這些是我身體的限制。如果我能在一天內走20,704步,為什麼我不常這樣做呢?這樣肯定會減掉一些多餘的體重,對心臟也會有幫助,雖然對身體有益,我並不擅長超越自己。


不只我們每天步行步數的問題。在西北大學讀博士的時候,我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寫了超過250頁的論文。直到今天,我仍對自己在3個月內寫了一本學術論文感到驚訝,但同樣令人驚訝的是,我再也沒有寫過另外一本。


我們都有很大的潛力,但我們卻習慣安逸,安於日常生活的模式。


所以,如果你看到我在中正紀念堂周圍慢跑,你就知道我已經決定嘗試超越自己!如果你看到我坐在星巴克喝冰拿鐵、吃蛋糕,嗯……你懂的。


看看駐站作家其他專欄文章

了解你的極限(然後超越它們)

過度自由

此時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