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TIX編輯臺

張擎佳  曾經失落的高音C,終能為命定角色飆唱

張擎佳 曾經失落的高音C,終能為命定角色飆唱


音樂劇創作者的許願箱,與他們的生活】專題 |OPENTIX編輯臺 2024年5月

隨著台灣現象級音樂劇《勸世三姊妹》的出現,票券啟售就被搶購一空,不再只是大型演唱會的專利了!而這也是否意味著,音樂劇將正式走入我們的日常呢?另一方面,不僅是本土原創劇本,今年度台灣各大劇院也陸續引進百老匯經典作品,如《西貢小姐》、《媽媽咪呀》……且據傳聞未來還有許多驚喜將陸續登場。

於是,乘著這波浪潮,我們邀請台灣各具代表性的音樂劇創作者,分享這幾年的感受,並於文末許願自己的百老匯願望清單——而且,有些創作者的願望,說不定馬上就要成真喔!

文字 / 郝妮爾

攝影 / 郝御翔


因《勸世三姐妹》的爆紅,讓多年耕耘音樂劇的張擎佳,好好地被觀眾看見了。


她在戲中所飾演的宋國珍,是一個不可思議的角色,於情感面向,因過分壓抑而充斥著悲情張力,分明扛下所有,卻落得獨自委屈;於技巧面上,這是一個幾乎從頭到尾都沒有被端下台的演員,姑且不論好幾場戲她得踩著高跟鞋在斜坡上困難地移動,全長3個多小時,她得唱好唱滿,張擎佳說:「我幾乎都沒有下場的時間,若有,也都是在快換(編按:快速換裝),完全無法喝水或者上洗手間。」


曾有觀眾打趣問:這種程度,根本是體罰了吧?不過,張擎佳只是吐舌:「我覺得很感恩,好險是在這個階段遇到國珍,我在各方面都累積到一定的經驗了,能夠好好把握住。若再早幾年給我這麼好的角色,我可能也沒辦法吧。」


所謂「沒辦法」,是曾經有某段時間,她硬撐上台,把自己的聲音給搞壞的低谷時期。


張擎佳的生命歷程,乍看之下簡直是作為音樂劇人的養成之路——5歲習舞,接著學琴,鋼琴老師帶她進合唱團以後,自組團隊,演出歌劇。她說:「所以,我從小就知道,我不是害怕上台的人。」


但是,不害怕上台又能歌善舞的人,還能夠做什麼?這在當時是沒有概念的。迷惘之際,她大學唸了聲樂組,然而「你聽,我的聲帶比別人小管,音質偏高,照理來說應該是被歸類在花腔女高音,不過我的技術好像又無法讓自己穩穩成為歌劇中的女高音。」


張擎佳說,原本萬念俱灰,不知何去何從,在報紙一版小小的角落,像是被命運推了一把,恰好看見躍演的工作坊徵選,她沒頭沒腦地報名,這才轉而認識了音樂劇。


一切都是巧合,無所謂命定。即便如此,如今演、唱、舞三者俱佳,甚而經常授課的張擎佳,看起來就像天生要吃這行飯一樣。


因此,外人恐怕很難想像,她曾經有多麽的不自信。




原想把聲音練成大砲,卻搞壞了自己


「我記得是《媽媽咪呀》在巡演的時候吧?當時我甄選上中國的巡演團隊,就跟著到處演出。我飾演的是女主角蘇菲的好朋友及群演角色,音區不高不低,只要順順地唱下去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身在團隊裡,看著其他中國演員的聲音都像大砲,會很急著想要追上他們。」


張擎佳回憶,當時巡演忙碌,兩週就換一個城市,她的焦慮只能靠土法煉鋼的自學來救,像是提早到劇場發聲、暖身,下了戲以後獨自練習。如此拚命,最後的結果卻是把聲帶搞壞,如邯鄲學步,幾乎忘了要怎麼把歌唱好,「我原先在聲樂學習的基礎,全部壞光光,最後只剩下氣聲。」


科班出生的聲音也會練壞嗎?事實上,恰巧正是因為張擎佳過往古典發聲的技巧,無法滿足音樂劇的需求,使她焦慮不已。


「過去演歌劇的時候還沒有麥克風,演唱家都要靠自己的身體去產生共鳴,所以『頭聲』很重,這就是我過去習慣的古典唱法。現在不一樣了,除了麥克風之外,音樂劇需要傳遞的不僅只是音樂,為了讓文字能好好送出去,發生共鳴得往前。我知道該這麼做,卻找不到方法。好在是後來遇到好老師Brian Gill ,當初由曾慧誠導演引介來台灣上課,這才把我的聲音救回來。我後來看到他,都會說他是我的救世主。」


透過不斷學習,救回來的不僅只是她的聲音,還有她的心。而挽救心的方式,其實也是靠一場場挫敗的經驗,逐步堆疊起來的實戰技巧。


張擎佳一直都是個行動派,只是心裡所積累的信心經常不足以支持這樣的行動。


「有段時間,我一直到處飛、參加各種甄選。」說到這裡,張擎佳為我們解釋,音樂劇甄選通常分為3大關卡:第一唱,第二跳,第三便要試戲。只不過,別說走到最後的關卡了,光是要唱得準、唱得出眾,那就讓她吃盡苦頭。「每次甄選的成本都很高,包含機票、住宿、當地交通……至少兩萬起跳,不過很有可能第一關唱歌沒過,就直接走人了。真正選上的也沒有幾個,感覺好像只是把錢丟到水裡。」


失敗的甄選,不勝枚舉,卻少有像《西貢小姐》那次一樣讓她印象深刻。



從《西貢小姐》的膽怯,到《勸世三姐妹》的坦然


張擎佳在河南鄭州巡演時,聽聞《西貢小姐》將在菲律賓進行大海選,彼時主創團隊正試圖尋找第二個Lea Salonga。這位享譽國際的演員Salonga,曾同時擔任該戲英國西區與紐約百老匯的首演女主角,聲音溫柔且極富穿透力,也因此這場海選的地點就選在Salonga的家鄉菲律賓——若是選上了,便能在英國西區登台!


「照理來說,那一週我們應該要在鄭州,等待裝台完成,過幾天就要上場演了,簽約的演員不可以到處跑。可是我心想,還有什麼時候可以離頂尖的音樂劇這麼近啊?就直接申請特急件的Visa、買好機票衝過去。」她說。


張擎佳回憶,即便當時她在中國已累積一定的經驗,但置身《西貢小姐》甄選現場,那才是真正大開眼界,來自韓國、日本……各方的聲音,她幾乎相信全亞洲最好的音樂劇演員都聚集在此。而她給予自己勇氣,毅然決然飛到這陌生的國度,卻不足以支撐其自信地面對整個甄選。


在等待階段時,有位評審走到外面,詢問眾人:「現場有誰可以唱出高音C?」


——高音C,過往累積大量花腔女高音的訓練,張擎佳養聲千日,難道不就在等這一刻嗎?但是,她說:「那時候,我連舉手都不敢。我一直就是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試都沒有試。」


不夠好的自己,仍舊深深、深深愛著音樂劇啊。那是被甄選撞得灰頭土臉、險些喪失聲音的張擎佳,在無數挫折以後,少數確信的事情。


而今,沒能在《西貢小姐》唱出來的高音C,最終在《勸世三姐妹》登台了,劇中宋國珍敢愛敢恨,卻始終把自己的優先順位擺在後面的個性,亦與張擎佳相彷。但在經年累月的音樂劇洗禮以後,她亦洗去內在的畏怯與不自信,唱出自己的聲音。


此刻的她,仍舊沒有過往曾羨慕過的厚實、低沉的聲線,但「我以前會覺得,我的聲音真的很像是小鳥在叫,可是這幾面我慢慢也喜歡上這樣的聲音,喜歡上我自己這個『樂器』了。」她笑得明亮自在,如此坦然,就像是隨時都準備好,為其所愛的演出再拚一場。


BOX
張擎佳的百老匯願望

如果可以,好想再看一次——《樂隊來訪時》(The Band's Visit)

「常聽人說,一個好的戲劇結構會有一個英雄旅程。但是這個故事極度日常,描述一個埃及警察樂隊來到以色列演出,卻因溝通隔閡,被滯留在沙漠一處小鎮。小鎮裡的人,全都是像是被困住似的,各自懷抱自己的心事,整個氛圍無比內斂,透露著很大的孤獨,但那孤獨之中卻又潛藏著人與人之間的愛戀與情感。重點是啊,那個女主角的聲線有夠性感,厚實、低頻,是我完全唱不出來的那種風格。對於某些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好像也會使我特別著迷吧。」


人物小檔案


張擎佳,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系聲樂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畢。目前以演員、舞蹈設計及聲音訓練工作為主。在躍演《勸世三姊妹》中飾演大姊宋國珍、《釧兒》飾演蘇美雀,臺南人劇團《第十二夜》飾演陸銀心及《美女與野獸》的Beauty。參與58屆金鐘獎戲劇類頒獎片段、臺北市立國樂團歌劇《李天祿與他的四個女人》、《蔥仔開花》之舞蹈設計。


猜你現在就想去...


躍演《勸世三姊妹》中文音樂劇

2024/6/15 (六) - 2024/8/4 (日)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大劇院

前往購票


全本音樂劇《西貢小姐》

2024/7/2 (二) - 2024/7/7 (日)

國家戲劇院

前往購票




全本音樂劇《媽媽咪呀!》

2024/8/28 (三) - 2024/9/1 (日)

國家戲劇院

前往購票


親子音樂劇《阿甯咕的狗狗會說話YA~》小兒子動畫劇場 ②

2024/6/1 (六) - 2024/6/2 (日)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前往購票


更多《音樂劇創作者的許願箱,與他們的生活》線上專題

林家麒 喜歡用自己的身體,裝進不同角色的靈魂

張芯慈 浪漫,靠的是理性判斷與全力以赴的心

高天恆 用征服世界的笑容,打造音樂劇的燦爛